• 注册
    • 塞浦路斯的怀疑主义和救赎 – 罗夫-波茨
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塞浦路斯的怀疑主义和救赎 – 罗夫-波茨

      对拉撒路第二座也是最后一座坟墓的非正统参观,给我们的记者在拉纳卡的停留带来了奇怪的变化。

      作者:罗尔夫-波茨

      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在欧洲肆虐的流感疫情,也许我永远不会遇到伊朗人。由于流感,拉纳卡--塞浦路斯南部海岸的一个度假海滩小镇--几乎没有游客。我正沿着荒废的海滨长廊走着,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孤独男子向我走来。

      "我来自伊朗,"他说。"我认为你不是来自塞浦路斯"。

      我对这个人的突然介绍和他不寻常的外表都笑了。他看起来像是刚从爱达荷州的弓箭猎鹿回来:深绿色的工作服,厚重的靴子,一顶明亮的橙色长袜帽。他戴着厚厚的眼镜,看起来大约有40岁。

      "是的,我不是来自塞浦路斯,"我告诉他。"我来自美国。"

      "美国!"那人惊呼。"我有一个美国绰号:哈里森。像哈里森-福特。我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喜欢哈里森-福特,而且我喜欢美国。在我心中,我认为美国一定像天堂一样。住在那里很美妙吗?"

      "嗯,我不会称它为天堂,但我喜欢住在那里。"

      "我希望我能去美国,但我拿不到签证。所以上周我来到了塞浦路斯。

      "放假?"

      这位伊朗人嘲笑道。"对我来说,没有什么假期。我是来这里修卫星的。"

      "卫星?"

      "是的,这是我的工作。伊朗的警察不喜欢卫星,所以我必须来塞浦路斯。在拉纳卡有许多卫星。"

      由于我很确定塞浦路斯没有太空计划,我决定澄清一下。"什么样的卫星?"

      "卫星!"哈里森感叹道。他指着天空,双手四处挥舞着。"在伊朗,警察说它们对女人不好,所以我没有工作。"

      "卫星怎么会对女性不利?"

      "有了卫星,女人可以看到太多的东西。他们可以看到达拉斯。"

      "达拉斯?"

      "达拉斯!Julia Roberts!CNN!警察认为妇女会忘记她们对伊斯兰教的责任。"

      "哦,对了。你修理卫星天线。"

      "还有许多其他电子产品。但伊朗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生活或工作的好地方。我希望塞浦路斯会更好。告诉我,你来拉纳卡是为了生活吗?"

      "不,我只是来拜访一下。"

      "一个游客!你是为海滩而来,还是为看拉撒路而来?"

      "拉撒路是什么?"

      "拉撒路。他与耶稣是朋友。他的坟墓在这里。你难道不读
      圣经吗?"

      "当然,但我很确定他的坟墓应该在以色列。而且它应该是空的,因为故事是耶稣让他从死里复活。"

      "是的,但在耶稣给他生命之后,拉撒路决定来到塞浦路斯。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告诉你他的坟墓在哪里。"

      "当然,"我耸了耸肩。"让我们看看吧。"

      当我跟着穿着长筒袜的伊朗人离开海滨时,我不禁笑着想到拉撒路在复活后选择来到塞浦路斯(所有地方)。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:在伯大尼敞开的坟墓前,记者们挤在一起问问题,这就是奇迹发生后的新闻活动。"拉撒路,"我想象他们说,"耶稣刚刚让你在坟墓里呆了四天后从死里复活--你现在要做什么?"而拉撒路没有去迪斯尼乐园,而是告诉他们他要去拉纳卡。

      "你为什么笑?"当我们沿着拉纳卡蜿蜒的后街寻找墓穴时,哈里森问我。

      "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拉撒路会来到塞浦路斯,"我说。"我想知道他到这里后做了什么。"

      伊朗人耸了耸肩。"他又死了,我想。"

      不管有没有拉撒路,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去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岛。最初,我的计划是找一架从罗马直飞开罗的飞机。然而,我很快就发现,塞浦路斯航空公司提供前往开罗的机票,费用不到其他航空公司的一半。唯一的问题是要在拉纳卡停留24小时。我总是对廉价机票情有独钟,所以就去买了。

      这样做的缺点是,我到达塞浦路斯时,对在那里能看到什么或做什么没有任何概念。拉纳卡机场的旅游局给了我一叠小册子,但我在这个国家只有一天的时间,花很多时间研究这些小册子似乎是自欺欺人。当我略过关于拉纳卡如何以圣拉撒路教堂为特色的部分时,我从未想到拉撒路本人可能在那里。那个自称哈里森的伊朗人让我明白了。

      "你相信拉撒路吗?"当我们走到坟墓时,他问。

      "好吧,我并不真的相信他在四天后从死里复活,"我说。

      "但他的遗骨在拉纳卡这里!"。你不相信基督教的上帝吗?"

      "我相信上帝,但我也相信健康的怀疑主义"。

      "什么是'怀疑主义'?"

      "怀疑主义就像怀疑。怀疑论者是不太容易相信的人。这就是我。"

      "你相信有人造血液吗?"

      这个问题让我有些茫然。"人造血液?像电影里那样?"

      "不,在现实生活中。人们使用的血液。"

      "我想我不知道这件事。"

      "它来自美国,医生使用它。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这个,听起来很疯狂。不过,我不是一个怀疑论者。我认为它是真的。我想看看它,知道它是什么颜色。我想知道它是如何制成的。你知道我在哪里可以看到一些吗?"

      "实际上,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类似人工血液的东西。"

      "你是一个怀疑论者。"

      我笑了起来。"或者也许只是无知。"

      哈里森伸出手来,轻轻地拉住我的胳膊。"你知道如何获得去美国的签证吗?"他用平静的声音说道。

      "不是的,"我说。"我来自美国,所以我去那里当然不需要签证。你为什么想要一个--你那么想看人造血液?"

      "伊朗是一个糟糕的地方,"他说,无视我拙劣的笑话。"以前还有一些希望,但现在情况越来越糟。选举将使事情变得更糟。我不想回去;我想离开。"

      "那塞浦路斯呢?你不打算留在这里吗?"

      "我的签证只有三个月。但当我在这里时,我想获得美国签证。你不能帮我吗?"

      "我很想,但我对签证程序一无所知。特别是对伊朗人。"

      "你能为我写下你在美国的名字和地址吗?如果我有一个美国朋友,也许会有帮助。"

      "我不认为有一个地址会有什么不同。特别是你在街上刚认识的人的地址。"

      哈里森对这一评论显得有些受伤。"但我认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"他坚持说。

      圣拉撒路教堂是一个坚固的石头结构,位于离拉纳卡古堡不远的一个干净的院子里。当我进入时,哈里森在外面等着,发现这里是一个由木制马桶、拱形天花板和弯曲的石块柱组成的狭窄迷宫。石拱门上挂着华丽的吊灯,教堂前面有一个复杂的镀金圣像台。带着金色光环的拜占庭圣徒从每面墙和每个角落探出头来。教堂中间的油漆木制祭坛上有一个银色的十字架和大玻璃盘,上面有一个镶有红宝石的边缘。玻璃下面是一个发黄的人类头骨冠。

      根据教会传统,拉撒路大约在公元33年去了塞浦路斯,以逃避在伯大尼的犹太人手中的迫害。他在拉纳卡(当时叫基茨)定居,被使徒保罗和巴拿巴祝圣为基茨的第一位主教。在塞浦路斯期间,拉撒路从来没有笑过,只有一次,他看到有人在偷锅,就说:"泥巴偷了泥巴"。他忧郁的举止据说是由于在耶稣使他从死里复活之前,他的灵魂在冥府度过了四天。公元63年,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去世,现在的石制教堂是九世纪末在他的墓址上建成的。

      当我在老教堂里看完后,哈里森在外面等我。"这是个好地方吗?"他说。"你很高兴我给你看了吗?"

      "是的,"我说。"这非常有趣。"

      "你现在相信拉撒路吗?"

      "不,说到拉撒路,恐怕我还是个怀疑论者。"

      "我不是一个怀疑论者。我相信拉撒路"。

      "你是基督徒吗?"

      "当然不是!"他笑了笑。"我是一个穆斯林。"

      "穆斯林相信拉撒路的奇迹吗?"

      "《古兰经》没有说到拉撒路。但《古兰经》确实说过耶稣可以创造奇迹。我认为做一个怀疑论者是不好的。我认为你应该相信。"

      "一个怀疑论者相信许多事情,但他也怀疑。我想说的是,我怀疑拉撒路的奇迹。"

      "但如果你相信上帝,你怎么能怀疑奇迹呢?"

      "上帝就是上帝--我只是不相信他能创造奇迹。我也不太相信信徒。这就是怀疑论的作用。"

      哈里森郑重地点点头。"在伊朗有太多的信徒。我想我有时也是一个怀疑论者。"他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继续说。"你认为我是个好人吗?"

      "当然,我想是的。"

      "那能不能请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,让我去办美国签证?"

      "我不认为我的地址会对你的签证有什么影响。"

      "但你会把它交给我吗?"

      出于某种原因,我不想鼓励这个似乎是注定要失败的事业。"要让你去美国,需要的不仅仅是我的地址。"

      "但你会把它交给我吗?"

      我犹豫不决地盯着哈里森,对成为这种盲目希望的对象仍不放心。"好吧,"我最后说。"给我一些纸。"

      哈里森拉开工作服的拉链,拿出一个小的、有狗皮膏药的笔记本。"如果有人问起,你必须告诉他们我是你的朋友。"

      "我想我可以做到,"我说。我接过笔记本,写下了我的美国地址--被哈里森绝望的乐观精神所感动,但仍对他获得新生活的可能性持怀疑态度。

      当我完成后,哈里森对我深表感谢,并含糊其辞地计划在当天晚上与我见面。他走后,我留在院子里逛了逛拜占庭博物馆,并检查了邻近的新教商人墓地的大理石墓。

      然而,在我回到海滨之前,我回到了圣拉撒路圣殿,想再看一眼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从死里复活的人的骨头。

      || 翻译:数字游民指南
      || 原文链接:Skepticism and salvation in Cyprus – Rolf Potts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0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赞助广告,谢谢理解
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做任务